【女警半朵淫花】(42)【作者:拾贝钓叟】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3 12:46:23   浏览次数:453
字数: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

  一群十几个,全是十几岁的青春期男孩,集体要我直穿透明裤袜给拍照。我反要求他们也得脱光,这样才公平。当他们在我面前脱光光,才知不公平,我是羞低了头,连毛也是;可男孩闻到淫味,小头儿都翘高高。

  会直穿黑色全透明丝袜给拍照,是为了激励这群小屁孩认真读书。我应他们要求,坐在椅子上,两脚抬得很高,也张的很开。有爱,摆出的姿势就更自然,期待他们长大,有想望,就更骚。

  「姐姐!这透肤黑丝,明牌哟。最能满足男生视觉,讚!」

  「姐姐!别太僵,做些媚一点的动作。快…」

  「好啦!」应要求,对着青春期男孩,伸手沿着小腿、滑向大腿内侧,顺着私处外缘摸了上来,说:「姐姐穿这件是V缇花全透明蕾丝丝袜,好看吗?」
  「好看,这丝几D啊!」小屁孩纷纷蹲下来,我知道他们最想看我露出阴阜及肛门。不想教坏小孩子,赶快翻身,这反而把臀部迎向他们。

  「哇!姐姐,你屁屁臀好翘、好美。」

  有一个男孩太单纯,问:「怎侧边透明,只有后面有内裤,这是小丁吗?」
  大家哄堂而笑。

  我摸摸他的头,说:「你摸一下,没有内裤,只是用缇花鏽法在臀部做出形内裤的性感线条。」他真的伸手,很小心的触碰一下,他的小屌竟剧烈跃动好几下。

  「这一件是塔迷你裙专用,看似有穿内裤,但实则没穿内裤?」

  「原来女生也好色,都没穿内裤。」

  我摇了二下屁股,说:「是啊,这叫裤袜直穿。穿窄裙时,臀部才不会有内裤痕迹。」

  「哇,超性感!姐,你让我们都硬成这样…」几个小男孩,看我丝袜美臀,那屌都硬翘高高,频频对我点头,有像选秀节目。可一只只,毛都还没长齐。我这是在选屌啊!呵呵…

  「姐姐!我常偷拿妈妈的丝袜,请问标示的80D、120D的差别在哪?」
  「丝袜的」D「(Denier/丹数)指丝袜的厚度、弹性。数字越低越薄,数字越高则越厚越紧。」我伸出纤指拉丝袜一下,向孩子们解释:「姐姐穿这件只有30D,看起来透肤,摸起来感觉没穿,触感很好。」

  「姐!可以让我们也摸一下吗?」

  「好!一个个来,顺着小腿往上摸上来…」

  「哇!怎破了?」一个男孩不小心,我大腿内侧被刮爆了。

  「没关系,这丝袜透肤很薄只有30D。你指甲没剪才会…」

  「都是你啦!浪费一件丝袜,还让姐姐走光了。」

  露给小屌毛看,已够刺激。看他们又爱又怕伤害我的小心样,我的羞耻心完全被兴奋感掩盖。

  小男孩好奇,一个个都对那刮爆处扣扣挖挖,扣得我痒到小腹深处了。也让丝袜现出一大条长长撕裂痕,直裂到我大腿根部,耻毛都露出来了。

  「姐姐,你湿了!」

  没办法,我太兴奋了…变态的春水管不住,涓滴外溢。可透肤丝袜这一湿,金色耻毛圈围着的嫩穴露出来,粉色唇瓣充血、阴蒂激凸,就毫无隐瞒的展现在这些小男孩眼前。

  任由他们拍照。我心里想着,你们尽量看、尽量拍,快快长大,把裤袜撕开,佔有我,快点佔有我。

  拍了一会后,我拍上瘾了。还主动询问说:「够了吗?还要姐姐摆什么姿势?」
  「可不可以更淫荡一点…」暴露身体的兴奋,满足了屌毛的想望,我肉体亢奋的感觉,已经冲到极限了。

  可是…你们这些小屌丝全都未成年,姐姐体内的欲望,还是欲求不满啊!
  一个毛已长齐的男孩,撸着粉红阴茎,说:「姐姐,我可以对着鸡B,射精吗?」

  班长说:「不行,怎可以射精在姐姐身上?」

  另一同学起鬨,「嘻嘻…他很变态,去我家打电动,都嘛偷偷射在我妈妈的内裤上。」

  我瞄瞪了他一眼,说:「童精很珍贵,乱射浪费。你们手机都收起来,靠过来,姐姐帮你们处理。」

  十几根小屌棍在眼前乱舞,有的毛已长齐,有的初长豪毛。一手握一根,用舌尖去舔它。小屁孩的表情很紧张。

  「姐姐!你舔龟头下面那里,让我快感很强烈。」

  「姐姐,换我啦!」「我要…」「我也要…」很吵。我只好更积极地应付,二手握二根,嘴里再唅一根,丝袜美腿伸直,也可以当招待。

  我的头也没闲着,上下摆动着,有幸被我唅着的小屁孩在呻吟:「喔!姐姐,我好爽!」

  有二个小屌毛,连包皮都还没褪。我说,「忍一下,姐姐帮你把龟头弄出来…」

  哇哇叫痛,我赶忙用嘴唅住,等不痛才吐出来,龟头初露红通通,小手轻轻握着,一上一下慢慢的撸,生怕伤了他。

  「好了!洗澡时,龟头要翻出来洗,知道吗?」

  「好,换下一个…」

  后头等着的忍不住,有的自己撸。有的出手抓着我雪白的乳房,却不敢捏下去。

  不用我斥喝,自会相互制约保护我,「你轻一点,别把姐姐的乳房捏坏了!」
  「我知道啦!」说话的小男孩动作很柔,让我性緻更是高昂。感觉身上有十几只手,却没有人会抠我小穴。

  班长护着我,斥喝着:「喂!你别摸那么近,谁也不准碰到姐姐的穴穴。」
  我说:「呵呵!你们很乖,今天可以摸毛。但要乖乖读书,只要当上警察,将来姐姐的身体,都是你们的…」

  十几只手,十几种快感,来自我的全身各处,都忘了手在做什么,大家似乎都快乐的不得了。

  还是嘴最有效率,唅在嘴里都很快,唉!射出来都是清清如水的处男之精,真害,残害民族幼苗。不忍心,温柔地含住发育不全的阴茎前端。

  嘴慢慢吸进那连腥味都没有处男之精,舌头每动一下似乎就牵动小男孩全身的神经一样,令他振奋不已,我也是。

  小屁孩精液量几乎都很少,冲劲也不强,那透明液体在我口中扩张,用舌尖充份地品嚐一番,吞下去。

  再迎接下一个。一个个帮他们解决了后,感觉都喝饱了,胃里全是一群小屁孩的精液。

  赶他们回去读书,唯有冯祥益却赖着不走。问他:「怎了?你鬼主意最多,可别要求我要来真的。」

  「我想预借姐姐的身体。」冯祥益知道自己要求太过份,说完低下头不敢看我。

  「那如果你考不上呢?这对其它同学公平吗?」我开始责骂他。

  他无言以对,红着眼,丢下一句:「但是…我只剩今年父亲节。」眼泪掉下来,就往外冲。

  怎会只剩今年?我叫他回来,他红着眼解释说:「预借,是想拿姐姐的身体,当礼物送给爸爸。」

  「蛤!你拿我身体当礼物,送给爸爸?」进一步了解,原来祥益爸爸是保全业者,在运送途中同事监守自盗珠宝被劫,真劫匪拿珠宝溜了,法官认定他是同夥判刑十年,再几天父亲节过后,就要入狱。

  「那你妈妈呢?」祥益说:「劫匪就是妈妈的外遇情人,事发后妈妈跟着跑了。警察却在家里找到少许赃物…」唉!想到杨雄,又是一件栽赃案。

  「姐姐出钱,让你买礼物不行吗?」

  「老实说,我有把你的事分享爸爸,夜里常看爸拿你照片在自慰…」

  我是有说,考上警察学院后,拿我身体当奖品。所以冯祥益想拿我身体当父亲节礼物送给爸爸。只是入监在即,等不及,才会想预借。

  「爸爸知道你的孝心吗?」

  「我没说。这几天,他情绪超低落…」

  我也只能微笑地拿一些钱给他,说:「你看爸爸想吃什么,先买或先订位。
  姐姐做陪,见面吃饭还可以啦!「

  「要上床的话…不OK。你让姐姐想想,到时看情况,也要看对眼姐姐有感觉,对吧?」我思考的是,二人素不相识,没感情基础怎做那回事。

  回家看着他爸爸的相片,还算年轻,一副斯文不像匪类。打电话请鸡爸和蒋秋查一下,很快就有眉目。冯祥益的爸爸不只是良民,还是一个龟公。因为祥益的妈妈从年轻就很坏,进出监狱多次,显然主办警察疏忽了。

  鸡爸透过非正常管道查出,冯祥益是他妈妈和外人所生,戴绿帽的爸爸不知情还帮情夫养小孩。

  这二个将咬粮的老警员用经验判断,冯祥益的生父才是抢匪。因为他爸爸去当保全,也是他妈妈找这些人安排的。

  到了父亲节那一天,我们三个一边吃饭一边谈天说地。聊的很投机,二个大人也喝了一些酒…

  他爸是老盯着我看,不一会话题就绕到我身上。

  他爸望向我:「小姐,想不到你这么漂亮,再一次谢谢你帮祥益补习。」
  「谢谢你的恭维,我也没想到你中年没啤酒肚,很高大又阳刚,还加一点点帅与成熟。只是你不就是图我漂亮,才让小孩约我吃饭?」

  几经试探后我肯定,祥益借我身体当礼物的事,他爸爸不知情。从眼神他喜欢我,但肯定没心情。因为他在乎的是,入狱后会不会被牢友欺负。

  饭后各自回家,其实我也没想太多,洗好澡就准备休息了。

  到了晚上十点多,祥益又打电话给我,说:「姐姐,可以过来陪我爸爸吗?」
  我真不知道,怎拒绝一个孩子的孝心。回他:「是爸爸叫你打电话的吗?」
  「没!爸爸想到妈妈,很生气,在喝闷酒。」

  心里一阵酸,就当替一个男人践行吧!

  「那姐姐过去,陪他聊聊…安慰安慰…」刚喝了些酒燥热,还没穿衣服,也没刻意想找清凉的,拿一件细吊带水蓝色的薄纱上衣,吊带有点松领口低乳沟微露。

  薄纱料,隐约带点透明,能看到那无肩带的粉蓝色胸罩。觉得不妥但喜欢胸罩缀有同色蕾丝,还有深蓝色的小蝴蝶花。

  舍不得换只好将就,再拿同色系的纱裙,长度只到我大腿的一半,裙子不那么通透,但若是逆光,还是可以看到双腿,以及与胸罩同系列的蕾丝小丁字裤。
  到了冯家,祥益拉着我手,去敲他爸的房门。

  他开门出来时很讶异,我说:「儿子说你心情不好,过来看一下…怎了?」
  我们先在客厅寒暄,找理由说想了解一些案情。祥益插嘴说约人上线玩游戏,催他爸带我去房间。我没有上他的床,只是在门后,站着听他把落落长的诬陷委曲讲给我听。

  随着酒精在体内发酵,醉的是诉苦的情绪,当我安慰他时,我发现冯爸爸眼神中,彷佛有一股化不开的欲念。他边说边偷瞄我,知道在看我的乳沟和半露的胸部。心里想,就让他吃吃冰淇淋吧!入狱后,十年见不着女色了。

  我。自己也是,一来是酒惹来春意;二来从心里泛起怜悯。

  淫狱不空,我不成佛!倪虹,你不差这一次,就当自己是父亲节的礼物,陪这个老实男一回吧!

  人生,或许就是矛盾珠串起来的。明知在现实中不可能发生,也不可能会接受的事,在某一情境下时,往往会出现关键钥匙,开启另一扇门。

  平平淡淡的过,行!有机会当做善事,也行!为了杨雄都下海做凤姐了,不如当作做善事,就留点刺激回忆,留供往后去回味吧!

  你。就给他吧!既然是儿子的孝心,就让他圆愿吧!

  我。头儿低低,轻声的对他说:「父亲节!你。想不想嚐嚐舒服的滋味?」
  他猛敲头,以为自己醉了。我在他胸口捶了一拳,说:「你这个傻蛋!」我红着脸瞥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慢慢拨落薄纱上衣的细吊带。

  看我主动,他霎时一脸惊讶!随后他马上回过神来跟我说:「你这是?在开玩笑!」

  我一脸正经的跟他说:「是真的!就这当下,就这么一次。」这时候,从他裤裆前隆起一大包就可猜想得知。他定定的望着我,我拉他过来,把他的皮带解开,拉开裤链,从内裤拉出了它!

  我再没和愣杵着的他说话,蹲在他两腿跟前,翻起包皮,开始唅上。就说我很行的,很快,他就叫了起来,并且开始主动急躁的往我嘴里拉出少、送更深。
  我感觉到它龟头更硬,开始有腥味东西流出来。我转头瞄看了看他,然后,由他…让他龟头极度深入的我咽喉,我快窒息了!

  他二手将我头部抓着,感觉得出他的企图,想躲,头往后一缩,霎间…浓浓的精液瞬间灌进我口腔。

  我皱着眉头…双手抱着他的屁股,然后仰起头来,让他更往我喉咙深处再塞进去!

  我没有计算,它到底在我喉中喷了几次,我只知它一次又一次的一直喷出,射入…

  窥看他一眼,可悲的男人,积郁这么多。心里笑!又度化了一个。

  然后,我捏捏它的龟头,挤出最后一滴,伸舌头舔掉,笑笑的站了起来。把他压靠在墙上,含糊的看着他。他抱上了我,用满是精液的唇舌亲他。媚惑的问:「舒服吗?」

  他没说话,只是「嗯!」一声,低头在我脸颊上亲一下。

  我对他说:「你的精液很难吃?」伸手逗弄男人的乳头,轻轻地问:「还想进一步,要做爱吗?」

  「你愿意给我吗?」他轻轻问道。

  我站了起来,脱掉了蓝色的纱裙,再慢慢拖掉蕾丝小丁字裤,嘴里说:
  「内裤收好!报到执行时,这可以带进去。陪伴你…」手则抓住他已软的阴茎,轻轻捏了二下,说:「陪伴这个…」。

  看着他点头,我推他,把他扑倒在床上,把头埋在他怀里,不想让他看见我尴尬的表情。

  他翻身,就将我抱进怀里,兴奋到全身都在颤抖。接着整个人压了上来,他急切地把我的水蓝色薄纱上衣脱掉,慢慢拉掉无肩带的粉蓝色胸罩。

  乳房瞬间从绷紧中跳脱,我羞着脸不好意思地把头撇开。他抓握住乳房揉捏着,嘴则吻着我的脖颈,沿着乳胸舔上粉红、软软的乳头,然后滑吻到腹下肚脐。
  我闭着眼睛,感受他吻过光滑的小腹,经过肚脐眼,往私处去了。

  「你真的是金色阴毛!」他说我毛下粉红色的唇肉,微微张开很漂亮,我感觉自己在流水了。

  「你的肌肤摸起来细腻软滑,嫩嫩的…」

  「嗯~今天都是你的,好好享受。」女人的大腿一旦打开了,就会成为发情的淫妇。

  他迅速脱光,扶着勃起的黝黑肉棒,在我金色耻毛上磨擦。陌生男人就要玩我身体了!我的心砰砰地跳,连喘息都困难。

  睁开眼看他肉棒,龟头前端开始渗出一些透明的汁液,雄纠纠的向我望过来,似乎在徵求我的允许?

  我点了点头,回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肉棒对准肉洞,向前一挤,肉棒插进了我紧密的阴道中…「嗯哼…」我发出呼声,用肉洞紧紧包裹住他烫热的阴茎,等不及他抽动便自动把臀向上挺耸。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太熟悉的关系,做爱过程很少有互动。就是有点带着尴尬的做…

  祥益根本没在玩电动,而是在门后偷窥,

  「小荡妇,你的小穴夹得我很紧,我不行了…要射了…」

  「呵呵~我是儿子送你的父亲节礼物,就是要你射给我…射到我子宫里…」
  挺高下体,迎接着他的冲刺。

  他大叫:「哦…啊…喔…嗯~嗯~好爽喔!呼!呼~好久没干女人了。」我紧紧夹住不停颤动的肉棒,喊道:「好啊!舒服就射啊…射进来,快点射给我…」几秒后,他开始向小穴深处发射的热浆。

  向他儿子丢了个脸色,哈哈…这般淫靡的景色,全被祥益看到了啊。

  等着我们做完走出房间,他爸爸一脸回味无穷的感觉。但是我还好也~感觉像是成全祥益的孝心而已。

  我还是很有礼貌地对他说:「父亲节快乐喔!希望今晚你能满意。」又再简短聊了几句,他爸爸催祥益送我回家。

  「真要送,也该你送我回家吧?」

  「对呀!爸爸,这礼物今晚是你的哟!」

  这一夜,我和祥益爸爸,谁也没回家,只是换地方,儿子不在,彼此都放很开。

  第二次做的时候,他很用心地扭摆着屁股,转动着肉棒插入我的身体深处。
  开始兼差后,发现我的阴唇长长了。每当祥益爸爸想更深入时,我长长的唇膜也被挤进洞里。每一次往外抽时,又随着阴茎反卷出来。我也超淫,紧紧夹着那根,噗滋…噗滋…地进出。

  我身子往后仰,害羞地甩着头叫床,乳房被他用手包握着搓弄。交缠了很久,他突然停下了动作,拔出满含着淫水的阴茎,向我说:「我想欣赏你的淫姿,换你在上面好吗?」他说完就躺到床上,二手扶着阴茎等我骑上去。

  女人在上面是很害羞的。可女人主动,对男人言,会更是刺激。我缓缓地骑了上去,一手抓住肉棒,一手撑开自己,蹲着身子把臀部接近他的大腿上,对准了位置,慢慢坐下去…

  「喔…」随着整根肉棒插入体内。是喘息!也为强烈的快感而呻吟!

  我全身赤裸骑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上,怕被插太深,两手撑在他胸口,摇摆着屁股,噗滋…噗滋……

  一对奶子在他的眼前晃呀晃,淫水在胯下流呀流,把两人的阴毛沾湿得一塌糊涂。

  看着我如此骚淫放荡,他兴奋得几乎要窒息了。我凑近他,问:「祥益爸爸!你快活吗?」他说快活。我喘着粗气:「我就要丢给你了…我快要到了…啊…好舒服…」

  下腹这时一阵紧缩,全身急速颤动,说:「你,帮忙…感觉一下,我来了…到了…」

  他面露难色,我感觉很硬烫,知道窄紧让他感受到压力,将要泄精了!
  「祥益爸爸,不要忍…帮我…」两人的性器互相碰撞的更快、更紧密,臀肉互撞,发出「啪!啪!」巨响。

  我已达到高潮,内里超飢渴,急着喊他:「啊!祥益爸爸…哦…噢…快…把精液…射给我…」他抱紧了我,更猛烈、更迅疾地往上撞我的小穴。

  每一下都很深,感觉快被撞破了,连着几十下用力的顶撞之后,他在我体内一阵急促的颤动,咻!咻!咻!一股股烫热的精液,咻…咻…射进我的阴道深处。
  「啊…好热…好烫…射的真是时候啊…好多啊…」我瘫软在他身上,阴部发出一阵阵抽搐,我紧缩小穴夹住他的阴茎,不断吸啜着他的精液。

  没想到,没计画会被另一个男人肏出前所未有的高潮,并让他把精液灌注子宫。

  他抱住瘫软的我,激情的余韵使两人的胸口一直在震荡着,射精后的阴茎并没立即软化,仍深深的插在我身体里,两人就这样以生殖器相连的姿势紧紧搂抱着,先是在神游魂荡中喘着粗气,飘飘欲仙…慢慢的意识迷糊睡着了。

  那一夜,我们还是没回家,彻夜狂欢。到了隔天,我把整个过程转述给祥益,他听完高兴快疯了。

  「姐姐!谢谢…我会抵还给你…」他说一定会考上警察学院,会报答我的恩情,我简直快笑翻了…呵呵…

  是我送他爸爸去入监。交待监狱管理员传话,狱友谁敢碰我男人的屁眼,他就死定了。

  鸡爸和蒋秋只花了三个月,就把劫匪和他妈妈逮捕归案。又是我和祥益去接他爸爸出狱。「祥益!你自己回家,我和你爸爸处理一些事,明天再回去。」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我仍定期帮祥益和这群孩子补习。

  祥益爸爸和我,并没有更进一步续集,因为他找到了符合自己口味的风味菜。
  直到一个秋高气爽的午后,祥益爸爸打电话给我,说祥益成绩退步,变得不爱运动,也不读书,一天躲在厕所好几回,希望我关心一下。

  看向窗外天上乌云密布,有风,忆测要下雨没那么快,我决定去找祥益了解一下。

  骑着脚踏车才到中途,大雨不期而至,让我措手不及,瞬间成了落汤鸡,冲到祥益家顾不了许多,直接飞身进入。

  大门敞开家里没人,想说趁机脱下衣服,借他家洗衣机脱水再穿回去。怕水四处滴,直接一进门就脱到剩下内衣裤,猛往浴室冲。

  推开虚掩的浴室门,还说没人?这时候我看清楚,也惊呆了,祥益坐在马桶上,拿着手机,低头撸着自己的鸡巴。

  看见我进来,他想切掉视频,紧张手机滑掉地上,春宫视频的女人,一副不满足样,还在大声淫啼,她讲话很淫秽,一听就知道水准不高。

  「你怎看这么没水准的片子?」出糗的祥益竟然笑了,而且笑的很天真。
  老躲厕所的答案,了然於胸,直接问:「是什诱惑,让你小鸡鸡难受了?拿来我看…」

  他指着视频说:「这是我爸爸的新女友,夜夜叫床很大声,也不关门…」我骂:「大人做爱不关门,是不对!你偷看已是没礼貌,怎还偷拍?」

  「我那有偷拍。她是公然让我拍,还希望我和爸爸陪她玩3P呢!」

  「可你不是说,她会做饭,帮你洗衣服…怎会?」

  「所以我爸依赖她,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越变样。她会利用爸爸不在时勾引我。」
  我用酸酸的语气问:「说,进度,到那儿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关闭X
关闭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