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壑难填-少妇芳芳】(04)【作者:朝青暮雪】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19-09-03 12:46:28   浏览次数:482
字数: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欲壑难填

  乡镇的周未除了偶尔管管孩子,大多时候就是在麻将桌了渡过。同龄的小姐妹倒是少有在家的,牌桌上的朋友大多和我一样,要么上点小班,要么就做点小买卖。只是这小镇实在太小,大家出了门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偶尔有个曾经相好的男人过来,不管打不打牌,都会喜欢在我身边小坐一会儿,不管如今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还是默默的暗送秋波的,又或者是在桌子低下做点小动作的,多多少少看我的眼神里都饱含着欲望的味道。我喜欢这些目光,也享受这些目光,打小在这种目光中成长,也在这种目光中自信和成就。

  有时候男人真的像集邮,网上所说的集邮女大概多数也和我一样的心情吧,在我的内心深处就没有能抵挡的住我的男人,无论他的身份地位,身材容貌又或者哪种婚姻状态,到目前为止从来都是他们在我的胯下沦陷。不说那些对我有意的,凡是我有心的统统都无法逃脱我的手心。稍稍我心仪的男人,我就会非常想知道他下面的大小和形状,在床上的表现是疯狂还是「闷起整」,又或者是别样的情调。一想的此处,我就会在精液和阴茎的味道里迷失,下半身也会随之空洞和急需充实。用我们这儿的话来说,就是个痒!

  微信同学群里一直在促成年底的同学聚会,我一直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参加,时间定在周日也就是明天晚上的卡乐迪KTV,之前一直没有在同学群里面正面回应,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看到他的的音讯。

  他!邓海波,我们一个乡镇只是不同村,初中,艺校同学。如果说我的世界是欲望的世界,他就是我欲海中的一叶扁舟,好让我在身心疲惫时靠上前去栖憩。如果说我的世界里的男人都是匆匆过客,他就是这条道路上的驿站,只要我想歇歇脚,店里随时都有小二和酒水,还有温暖和陪伴!他可能是我唯一一个除了身体之外用上心的男人,他总是无微不至,也总是周到而体贴,他不求回报,也不求霸占。他说:「看到你的笑,我就有春风;看到你的快乐,我就有艳阳;看到你的需求,我就有努力的动力;看到你的悲伤,我的世界都是阴霾」。他也是我唯一一个一开始就能相拥而眠却无所动作的男人,虽然当时的我有多么的渴望他的亲吻和拥抱。他是那么的谦谦君子,又是那么的绅士能干。如今的他在重庆有了一家很大的物流公司,不知道这年底了回来没有。

  倒是另一个同学易小华总在群里@ 我,让我晚上务必参加今年的同学聚会。
  说不上讨厌,但肯定也不会多用心。人长的人五人六的,工作也好,父亲是乡镇卫生院院长,娶了我们县卫生局长的外甥女,如今在县卫生防疫站,外加利用自己的局长舅舅关系倒腾些药。如果不是他床上的那些个花样和手段,我是断然不会和这样的花花公子保持长期的关系。估计他也是想了,这都有小半年没和他怎么样了。我们说起来是同学,倒不如说我们是一对恰当的性伴侣。

  「明天晚上来吗?」

  他的信息让人觉得温暖,总是淡淡的,却带着温情,我连手里摸个什么牌都没看,就打了出去,忙着回信息说:「来」

  「我明天上午十点半到高铁站」

  「我去接你」

  「嗯」

  他很少给我发微信,也不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想说的,他都会用一个雅虎的邮箱给我发电子邮件。越是这种体贴入微的男人,越让人念念不忘。

  晚上回家的时候就一直在想,明天穿什么衣服,配什么鞋子,要不要系围巾之类的事情,至于明天出门的借口早就想好了,小姐妹春花明天要去市里进货,就说和她一起去看看衣服,晚上顺道参加同学会。

  「你不是才买了件阿迪达斯的羽绒服?怎么又要买衣服?建国内心是非常不喜欢我一个人单独外出的,要不是下午还要出趟校车,他肯定会想着要跟去。
  「这快过年了,我不买孩子,父母也要买些新衣裳不?」对于他,我向来都不怎么放在眼底,无论他有怎样的脾气,我也看死了他管不住我。

  「春花说最近批发市场上了批新的童装,价格和质量都不错,我还不是为了便宜点?你要是多挣点,我还用得着赶这便宜?」一说到挣钱上,建国就有些惭愧的无语。他有些躲闪和自卑的低下头,欲言又止的样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用整个背对着一晚上不言语的建国,可他仍然会从我的颈后伸过左手,手掌握在我的胸前,右手紧紧的揽着我的腰死死的靠在他的胸怀。建国什么都好,就是窝囊,心挺大,本事小,在父母面前,在朋友面前,哪怕在同事面前,也是个闷不响。

  大红色的阿迪达斯羽绒运动服把腰收得更紧,胸挺的更高,碳黑色的弹力牛仔裤和酒红色厚跟毛绒边皮鞋把整个肥大的屁股勾勒的曲线有致,加上一条白狐尾毛状的围脖,镜子里的我唇红齿白,细眉弯弯,乌黑卷曲的短发散落的皮在肩上,即风韵又动感,即诱惑又不失大方。伸手拿起红色的小坤包甩在背后,顺道勾起那把现代索纳塔的车钥匙就出了门。

  临近出站口的海波完全不像一个三十六岁的男人,一七八的身高,高领毛衣下一件浅灰色的衣装,外面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完全没有肚腩,脖子上却是挂着一条和我衣服颜色一样红的的围巾,锃亮的皮鞋随着手里的黑色公文包,踢踏踢踏沉稳的步伐就向我走来。脸上挂着笑意,眉间藏着春,像电影里久别的妻子在等自己的爱人,连广场上的寒风,都会因为这相会而温暖。

  「去香格里拉,我在那订了套房,你要是晚上不会去的话,可以睡在那儿」在去停车场的路上的几个拐角,海波总会牵着我的手。

  「晚点回去没关系,但肯定是不能睡在外面的」一回到车里,我就再也忍不住紧紧的把副驾上的他抱在怀里。

  海波用手抚着我的后劲,再轻轻的像哄婴儿睡觉般的拍打着我的后背。
  「怎么大半年才回来,我都要望眼欲穿了」说完后,我捧着他的脸,一张红唇就印了上去,轻轻的咬着他的下唇,舌尖在唇上来回的扫动着。特别喜欢每次见他都有着清新的口气,淡淡的烟草加上牙膏加上口香糖的味道,他从来不会把自己垃塌的一面让我看到。

  「公司忙,人手也不够」他一边找寻着我灵动的舌头,一边急促的回应,然后一把就把我的舌头整个吸到了他的嘴里。

  无论是他嘴里还是他身上,都有着与我们那个小镇截然不同的味道,他是个精致的男人,淡淡的木质香水和本身的雄性味道简直就是女人的春药,对我来说就更是强烈了,左手靠近他大腿的位置能明显碰到已经勃起的阴茎了。

  轻而易举的找到拉链的位置,驾轻就熟的就把那根有点包皮过长,紧硬而散发着浓烈气息的阴茎掏了出来,一低头就想含在嘴里。

  「别,车上上过厕所,没洗」海波扶住了我的头。

  「我不,就要,我喜欢」

  所有的男人面前,我都是被动的,唯一对海波是个例外。他总是被动的在我面前享受着这一切,这种享受来源于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真心实意和默默付出。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他想要和喜欢的事,只是他从来不说而已,越是这样,我越是想为他做得更多,哪怕更下作,更淫贱,更卑微!

  太喜欢把这肉棒含在嘴里的感觉,就像爱极了的食物,舍不得吃,只能含在嘴里等它慢慢的化开,那种气息和温度比得上任何的山珍海味,一会儿只是含着个龟头,用口腔和舌裹动,一会儿整个顶到喉咙深处,用鼻端挨着他的阴毛,这样,味觉和嗅觉就都得到了充分的满足。

  等到了酒店他去前台,我在车里等他电话时,还在回之后在车里的情形,口腔里还有他的味道,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边的水渍自言自语的道:「味道就是好」
  微信声响起,上面写着1008,会心的一笑,顺手删除,推开车门,我就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走去。

  等不及他要去洗手间洗澡,相比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我更喜欢他身上这种风尘仆仆和原始的味道。我今天要把自己当个妓女,婊子为我心仪的他服务!
  把他推坐在床前,就这样跨骑的坐在他的腿上,捧着他的脸,深情的凝视,在他疑惑和慌张的眼神下拉起他的双手,虽然还有点凉,可我完全不在意的从衣服的下摆伸进去,反手解开胸罩,把内衣往上一推,他的双手就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双乳。

  低头亲着他的额头,鼻梁,耳朵,还没靠近嘴,舌头就伸了出来,他积极的回应着,就这样,两条舌尖像双龙戏珠一样就在口腔外戏耍了起来。我承认,性在足够的情感基础上是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如果说我喜欢性,喜欢男人,喜欢抽插会让我的身体满足,那么抱着海波的时候,我就会有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是身体的感受无法比拟的。

  男人的衣服很简单,一件一件的把他扒光对我来说不仅是身体上的愉悦度,更是心理上对他多年来爱着我,照顾我的回应。

  「你不是要洗澡吗?我用嘴帮你洗一遍」说完就把他推倒在床上,一张红唇,一条灵活的舌头就在他脖子,胸前,手臂,小腹,大腿,小腿,包括脚趾头都没放过。当舌头从他的脚趾穿行时,我能感觉到他轻轻的颤抖。所有的爱在得到回应和回报时,都会让人身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最后用手握着他的阴茎上下捋动着,脸靠在他的双腿之间,两个睾丸被我来回的吸进去吐出来。                

  应该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会喜欢这种纯粹的唇舌式服务吧,在这一点上,我应该感谢那个花样百出的易小华。

  去艺校念书的时候对于一个沉溺性爱当中的青春少女来说,实在谈不上能静下心来学习,那个后山凹不仅开启了我的性爱路途,更开启了我整个人生的走向,还留下来的是不堪回首与深藏的秘密。

  对于一个在市区上学的乡镇小姑娘来说,同学之间的攀比,外面世界的精彩在开始的眼花瞭乱之后就是开支的上涨和捉襟见肘,而建国的出现刚好弥补了我艺校期间所有的不足。

  建国比我大两年,高中没念完就跟着镇上的人去跑运输,由于家里条件不错,跟别人学了半年车,考了个货车驾照后,完全不需要贷款就买了辆东风的自卸式货车拉我们镇上自产的青石和生石灰。我知道他喜欢我,在村里的时候就喜欢在我身边转悠,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紧着我。知道我上了艺校后,每次拉货来市区只要是下午,就会跑来学校,给我买一堆一堆的零售,带我逛我喜欢的商店。花费虽然不高,在所有同学的眼里,他就是我的男朋友,而且是高富帅的那种。女人在虚荣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就这样,我被他一步一步的带向了学校旁边的种个小宾馆。

  建国的好是发自内心的,怕我冻着,怕我饿着,怕我穿的比同学差,用的比同学坏,他把所有挣来的钱都花在了我的身上。加上父母给了他付好皮囊和我对性的欲求,这一切即水到渠成又理所当然。

  人是有多面性的,我确定是这样。一个在法律,社会道德,传统礼仪下的自己;一个是内心深处为所欲为,无所顾及的自己;一个冠冕堂皇的自己,一个是欲求不满的自己;一个是正义的自己,一个是虚伪的自己;

  就像我和建国,哪怕我对男人的阴茎有着图腾般的崇尚,就算到现在,我也不曾为他口交过,至少我要在表面上让他看起来是羞涩和纯洁的。而他对性的需求,除了最原始的抽插外,更多的也是传统式的拥抱,亲吻,然后插出,发射,他最迷恋的是我胸前的宏伟和紧实的拥抱,因为他说过:「只有被你抱在怀里,我才感觉到自己是拥在你的」。

  就这样,我一边享受着他索然无味的拥抱和亲吻,一边索取他把阴茎插入阴道时的充实和快感,年少轻狂,精力旺盛,不知疲惫,旦旦而伐!

  我的人生总是在缺少什么的时候,就会马上获得什么,围在我身边的同学当中,易小华就是当中的佼佼者。人不丑,家庭条件好,见多识广,嘴皮子像抹了蜜,会逗女孩子开心,总会在些小细节上把握的很好,容易让人心动。

  建国这段时间接了一个基建工地的活,拉土方,在外地,已经有二个星期没见到他了。晚上下了自习后,几个要好的同学就坐在学校的操场边上吃着零售,喝着饲料,易小华也在,学校里在我身边晃荡的男生不少,这种晃荡只会无比的增强我对自己容貌的自信心,而从来不担心任何其它异样的目光。

  那时候有些男生喜欢在操场边的民宿里租住,而讨厌学校宿舍的规矩,易小华就是其中之一。易小华就挨着我坐着,和其它同学说说笑笑,手就没老实过,一会儿碰碰我的手臂,一会儿碰碰我的屁股,其实我根本不在意这些小动作和私底下的小秘密游戏,只是他胆子还没那么大,反而我有些期待和喜欢这些私密的小动作。

  等其它同学陆陆续续回到宿舍只剩二三个,易小华附在我的耳边,轻轻的说,我哪儿有些VCD,保证你没见过,要不要跟我去看看?

  虽然我心底很想,但嘴上去顽强的说:「不去」

  「就去看看VCD,晚上熄灯之前把你送回来,你怕什么呀?」

  「那就只是看VCD,十点之前,我必须回宿舍」

  「一定」

  我清楚的记得当晚的第一部电影的名字《私钟真面目》讲述的是香港一些妓女的故事,印象最深的莫于过有些男人竟然要求喝女人的尿,还有的要求打女人的屁股,也同时让我知道,人对性的要求,不仅只是简简单单的插入拨出。
  「这部还不算精彩,还有更精彩的,你要看吗?」

  「这有什么呀,女的都好丑,男的也丑」其实我的内心是无比震憾的,唯一的底气也可能只是来源于,我有个性体验,而且还不只一个。

  「让你看看就知道了」说着易小华就从床头柜里拿出两三张但是他很高,非快的换了进去。当晚的电影开启了我的性升级时代。从1……0直接升级到2。0。电影放的是国外的,男人挺着硕大粗长的肉条,在那个看起来根本无法随的小洞里来回穿梭;还有不同的姿势,当从后面插入时,像极了家里的风箱;女人坐在上面时就像战场上的骑兵;站着抬起一条腿是就真的像推着独轮车。

  小华就靠着我坐在床边,我双手抱膝,下巴枕在膝盖上,而小华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就在我的双腿之间扫过,我明显的感受到,每一次掠过,我就酥麻一回,像过电。直到淫水浸透了裤子,在电视机的光影下甚至能看清楚浸湿的轮廓。我期待着小华有更我的动作,却是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关闭X
关闭X